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86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青春灵药 > 章节目录 第六章
[阿甘手机站:m.i90xs.com]m.fhxsw.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    元宵夜,整个汴梁城洋溢着过节的喜悦,衬着满月光华,更显这一城的喧闹。

    “阳儿,你瞧瞧,这荷花灯多美呀……还有还有,这股炸麻花的味道好香呢……咦?那头怎围了那么多人?”

    身着一袭雅白儒服,杨妤嫣娇俏的女儿家模样摇身一变,成为俊秀公子,和一身青衫、看来俊朗爽飒的赵阳两人一出现在这晚市里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    从他们出宫这一路上,她不时兴奋地嚷着,这朱雀门御道外的晚市热闹非凡,摊子前、人人手上提的灯笼各类各色,瞧得她惊叹连连;摊子上还摆放着从各地来的稀奇玩意,有玳瑁做的发梳、西域来的美玉、南蛮产的见都没见过的瓜果……

    她打小养在深闺,十四五岁就入了宫,今日着实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赵阳翘首一瞧,笑道:“是个力士在扛大鼎。”

    “扛大鼎?!”她像个小女孩似的双眼蓦地一亮,“我要看、我要看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长臂一伸,拨开人群护着她,让她凑近瞧个尽兴。

    好戏正要登场,只见这卖艺人咬牙一喝,额上青筋浮爆,双臂一使力,就把大鼎给抱起来,还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不住蹦掌喝采,迭番叫好。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,这大鼎看来有百斤重呢,他力气好大……”杨妤嫣也直拍手,脸上的笑没停过。

    赵阳但笑不语,随手丢给这些卖艺人几个银角,他们能让他的妤嫣这般开心,是该赏。

    卖艺人放下大鼎,抬起袖子拭了拭汗,对着群众大嚷几句谢又说:“今日元宵,小弟一家来到贵宝地献丑,承蒙各位大爷抬爱,小弟还有项绝活,如果精彩的话,等会铜板角子还望多丢些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头梳双丫环的丫环头牵着一只小猴子出来,这只小猴子手脚灵活,

    一出场就先翻个筋斗,但也不知道是故意还真是不小心,猴脚没站稳地扑跌在地,摔个四脚朝天,引得观众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这只猴儿站起来后还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搔搔脑,吱嘎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小丫环头手叉着腰,斥着它,“臭猴狲,见着这么多大爷不会行个礼吗?”

    小猴子仿佛通人性般,听懂她话的马上立正站好,朝人群鞠了几个躬。

    可小丫环头像气未消,从一旁拿出早备好的桔子,一个一个丢向小猴子,小猴子一边嘎呀嘎地怪叫着,一边把桔子都接起来,一口气接了四五个,在空中抛接起来,气得小丫环头一张鹅蛋脸颊腮更鼓了。

    杨妤嫣被逗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“哈哈……你瞧这猴儿多逗趣。”

    小丫环头拿起个篮子举高,小猴子便将桔子丢进去,小丫环头向观众福了个身,这桔子让各位大爷解解渴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往篮子里丢赏钱,不过倒没人拿桔子吃就是。

    这时那卖艺人又喊,“我这小猴独使的不成把戏,献丑、献丑啦,可众位也别小看了它,它可有样真本事,能将人变不见呢!”

    赵阳揽着杨妤嫣想走,前头还有好些热闹可瞧,谁知这时那小猴子竟走上前来,扯着杨妤嫣的袖摆示意她往场子中间走。她看了赵阳一眼,两人面面相觑,不知它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就是你啦,我们小猴儿要耍戏法可得等候有缘人,你就赏个脸帮帮忙吧!”

    旁人也帮衬着起哄,“去嘛,让我们看看这猴儿有多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小猴儿嘎叫了两声,似在催促杨妤嫣。赵阳皱起眉想阻止,她安抚地对他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玩玩嘛!”她蹲下身来,装模作样地对小猴子说:“你这猴儿仙待会可别忘了把我变回来唷!”

    小猴儿领着她来到一座人高的木箱子前,卖艺人要她进去。众人只见卖艺人将一块大布盖上木箱子,小猴子绕着木箱子跑三圈后,卖艺人再打开箱门,里头竟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大伙见状啧啧称奇,“人呢?哪去啦?”

    “这只猴儿还真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赵阳一惊,正要冲上前去掀箱门时,冷不防一只手横伸过来,只见那卖艺人笑嘻嘻地道:“别急,人等一下就回来啦!”说完,他转头喊着小猴子,“猴儿耶,还不快把人家兄弟变回来!”

    那卖艺人边说边将箱门关上,盖上大布,小猴子反方向跑了三圈,再打开箱们,里头有人了,不过却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。

    观众们见状一愣,“怎么变成个老太婆了?”

    小猴子挠挠腮,也不管啦,满场子绕地翻起筋斗来,跟刚刚出场时的笨拙样判若两猴。众人也忘了追究那位白衣公子哪去了,在它连翻十个筋斗后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赵阳按捺不住满心焦急地一个箭步,抓住了小猴子,把它吓得嘎嘎乱叫。

    卖艺人忙来缓和场面,臂膀一搭一放,巧妙地将小猴子夺下持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赵阳也不跟他搅和,冷着声问:“人呢?”

    卖艺人板起脸,训着小猴子,“笨猴狲,要你把人变回来,怎么变人家的娘来啦?”

    大伙又是一阵笑,只有赵阳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卖艺人续道:“方才人家那位白衣公子可唤你一声猴仙哪,你可别漏气,赶快把人家兄弟变回来。”

    箱门又关上,大布盖好,小猴子跑了三圈,再开箱门,白衣公子不就温笑地站在众人眼前。众人纷纷鼓掌叫好,一时间铜板丢在锣盘里叮当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赵阳脸色铁青地拉着杨妤嫣就要走,她却扯住他,回身丢了几个银角给一旁的小丫环头,对她眨了眨眼,“我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环头回她一个笑,正想开口道谢时,却听到她爹爹唤她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,去拿绳索准备走绳啦……”

    她应了声,再回过头来,已不见那名白衣公子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拉着杨妤嫣,直到进了间客栈,赵阳获是一脸沉凝不豫。

    在店小二的招呼下坐下来,啜了口茶,她瞥他一眼,可他却眉挑得老高,看也没看她的将头转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瞧他这模样,她知道他动怒了。嫣然一笑,她先吩咐了店小二拿几样店里的拿手小菜来,逛了大半夜,怕他饿了;然后她将头凑到他身边去,一脸讨好的笑着,“生气啦?”

    赵阳撇开头,还是不看她。

    杨妤嫣故意大叹一口气,“唉,原来我还在怕人家会不会担心我呢,直求着那小丫环头赶快让我回来,但看来那个‘人家’……”她摇了摇头,“早知道我就留在那荒郊野外不回来,让野虎豹子吃了算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声打岔,“什么野虎豹子?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,那仙猴好厉害呢,把我和那小丫头一同变到一座黑漆漆的林子里,伸手不见五指,树丛间不知什么一闪一闪的,我当是流萤呢,还是那小丫头告诉我,那不是野虎就是豹子的眼睛,会吃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皱起,脸上尽是担忧,“那只死猴子把你变到荒郊野外喂老虎?”

    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“嗯,我好怕呢,一直跟那小丫头说不成不成,我不能被老虎吃,我那兄弟还没娶妻,我怎么能死……”

    赵阳双眼蓦地眯起,“嫣儿,那只猴儿真有把你变到荒郊野外吗?”

    她摸摸耳垂,轻吐丁香,“唉,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伸出手来握住她的,她挣扎着,有些张皇地左右环顾。“别……让人看了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,怕不被人说是断袖之癖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别人好不好,我在乎的只有你!”他低吼着,“你知道当我在那木箱子看不到你时,我的心有多慌、多急吗?”

    杨妤嫣一怔,“阳儿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浑身散发出一种男人的气魄,不像一个十六岁的男孩,而是名想保护自己心爱女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赵阳克制着想将她拥入怀的冲动,手将她的握得更紧了。“我看不到你时,真想把那只死猴子宰了炖猴汤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嘛,我只当好玩,没想到你会那么担心。”她像想起什么的忽然一笑,促狭道:“对了,当我变成老太婆时,你有没有吓一跳?”

    他啜了一口茶,手仍没放开她。“我为什么要被吓一跳?”

    她把小脸皱成一团,“我变得那么丑,头发白了、背驼了,脸上都是一条条的皱纹,你看了不会被吓坏啊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三岁小孩吗?谁是我的嫣儿我不会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以后我老了呢?”她有些担心地抚抚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赵阳不以为意的看着她,“你老了我也老了,那你会不会认不出我来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大你十五岁呵。”她眸底一黯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神色一正,“嫣儿,我们还要再讨论这件事吗?我说过了,那不是问题。就算你大我二十岁、三十岁、五十岁,我都一样爱……”

    杨妤嫣倏地抬手掩住他的嘴,一张俏脸红得通透。“大庭广众的,你不怕羞我还会不好意思呢!”

    他浅笑,笑音颤动传到她手心,引得她心口也一阵乱撞。“我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尽说些肉麻话,不如别说。”她低喃着,可心里其实是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“你年轻也罢,将来老了也无妨,就算到来世,我都要你,只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下辈子是一只鱼、一只鸟,你也要我?”

    “那更好,你没听过在天愿为比翼鸟吗?你是青鸟,我就是你的蓬莱仙岛!你是鱼,我和你便是鹳蝶情深,日日共享鱼水之欢……”

    她斜瞟他一眼,“呻,越说越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“嫣儿,”可他眼底的真情挚意,却是认真而执着的。“无论你下辈子是什么模样,我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无言的爱意在彼此眼波间流转,蓦地,送菜来的店小二一声吆喝,才将他们唤回神来。

    “容倌,这是本店的招牌醋溜草鱼与酿了一十八年的上好女儿红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赵阳夹了一筷子的菜到杨妤嫣碗里。“对了,刚那死猴子到底把你变到哪去?那名老妪又是谁?”

    她唇角勾勒出一抹美丽粲笑,“我答应过那小丫头不说的。”其实哪真有什么仙法呢,不过利用障眼法将她藏在木箱子的隔层夹板里;小丫环头告诉她,那名老婆婆是她祖母。他们一家子行走江湖卖艺,装机关耍些把戏,糊口饭吃罢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高兴,“我不喜欢你对我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她眨眨眼,“这不是秘密,是信守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连我也不能说吗?”他真嫉妒那个小丫头。都怪那只不长眼的臭猴子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就算是你也不能说。”见他一脸失望,她失笑地凑到他耳边,“好吧,就算是补偿你,我告诉你另一件秘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……我爱你呵,我的阳儿。”

    伺候赵阳睡下了,杨妤嫣被着件金雀大氅,走出房外。

    夜空,明月皎皎,子时快过了,出宫闹了一夜,她应该累了才是,但她此刻却了无睡意。

    她想着自己跟阳儿的事,她和他行**之礼不过是这半个月的事,但每一日却是如此漫长,让她提心吊胆,怕谁要是发现了他们的事,到时起了流言可就糟了。而有时,却觉得时间过得飞怏,快得让她来不及好好记下这段日子的点点滴滴,阳儿每一个说爱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前几日,他去见皇上,表明自己已有了心上人,不过还不想娶亲,以及晋王府的建造想由自己监工的心意,这些皇上都允了,可饶是阳儿再怎么拖时间,他总有一天要出宫的不是吗?到时自己怎么承受得了失去他的痛苦啊!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身后传来撄莸慕挪缴,她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还不睡,在这叹大气?”袖梅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杨妤嫣浅笑一记,“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她朝赵阳房门努努嘴,“你们今晚出宫,不累吗?”

    杨妤嫣闻言大骇,“袖梅,你……你知道我们出宫?”她没告诉她们谁这件事,一路上也躲着众人耳目,袖梅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袖梅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“我不只知道这件事,我还知道……知道……”她脸一红,“你们相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们……”杨妤嫣尴尬地看着她,不知道袖梅会怎么想他们的事。她不安地瞅着她。

    袖梅伸手拉住她,“放心吧,这么多年姐妹了,这事我知轻重,不会胡乱说嘴去。倒是你,怎么这般胡涂呢,咱们被送入官来,就是皇帝的人了,虽说是个微不足道的宫女,但也不能……唉,这事要是给那些好事之徒知道了,不知会惹出什么风波来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神色一黯,“我也正烦着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后悔吗?”袖梅有些迟疑地问。

    她知她的问话指什么,马上摇头,“就算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允了他。”

    袖梅叹了口气,“我想也是,咱们相识这么多年了,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吗?表面上看来温温婉婉,像个没脾气的菩萨样,其实比谁都还拗。”她抬眼看她,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无奈一笑,“还能怎么办?过一日是一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瞒吗?能瞒多久呢?”袖梅拉着她的手,虽担心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杨妤嫣回望她,无语,双眸底尽是无悔。

    这一瞒,就是四年。

    岁月相当善待杨妤嫣,未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,她不说,没人看出她已是个三十五岁的妇人了;而赵阳益发卓伟俊健,弱冠之年,越见不凡。

    这日,昭景宫里,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皇上封你为大将军,即刻起程征辽……”杨妤嫣喃喃重复着赵阳的话,眉眼间尽是掩不住的忧心仲仲。

    赵阳点点头,和她的表情形成强烈对比,他是一脸雀跃。“这明王忒地没用,领了十万大军只在边疆耗粮草。近来宰相力谏皇兄御驾亲征,皇兄似被说服,他现在封我为大将军领先锋军打头阵,我求之不得呢,就怕他把我丢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去战场是去玩的吗?”她眉头深深皱起,“要是有个闪失……”她话声哽咽,不敢说也不愿想他有个万一。

    “哎呀,咱们晋王英明神武、武功盖世,有他保卫社稷,一定能把那些个辽人蛮子打得落花流水,回家乡放羊去。”小云儿说得好像瓦子里耍嘴皮子的说书先生,随便说两句,千万大军宛如切豆腐似的解决得轻松。

    袖梅也搭腔笑道:“咱们王爷打小就福星高照,放心吧,没事的。”她话是说给杨妤嫣听的。君无戏言,任她们再怎么担忧、不舍,晋王这趟北征仍得成行。

    一旁啜着茶的青青冷不防地开口,“啐,只不过是人家的婢女罢了,瞧你们一个个像什么样,真当是人家的谁吗?正妻还小妾啊!”

    大伙闻言一愣,而出乎众人意料的,袖梅竟走过去,“啪”地一声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
    青青错愕的手抚着脸,这一掌其实不重,但她凭什么打她?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巴掌是警告你别乱说话,你当这宫中是街坊菜市吗?什么浑话都可瞎说。”

    小云儿平时虽和青青不对盘,但此刻也觉得柚梅似乎小题大做了些。她笑了笑,想打圆场,“没关系啦,这昭景宫又没外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遭袖梅一阵抢白,“还好没外人,要不然传出去还得了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走到青青身边,想看看她脸伤势如何,可才一走近,青青偏着头满怀忿怨地瞪着她,她见状一愣,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也想来赏我一巴掌吗?哼,敢做就要敢当哪,别以为你这浪娼子和晋王的好事真能瞒天过海,不戳破是大家同住蚌屋檐下,给你个面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大伙面面相觑,心中一骇。

    小云儿瞠大眼,指着赵阳和杨妤嫣,半晌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。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们……”青青哼笑两声,“只有你这傻不愣登的笨丫环头夜夜好睡,不知人家鸳鸯帐里的风流事。”

    一年前某个夜里,她因内急,尿壶又满了,实在忍不住只好到茅厕小解,在经过晋王房里时发现里头有些不寻常的声响,这才留心,发现他和杨妤嫣的事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逮住了杨妤嫣的把柄,要去总管太监那告上一状,但没多久转念一想,这总管太监也没晋王大,人家可是主子呢,玩个宫女算什么,告这状想来自己也没啥好处,倒不如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来个如法炮制,让自己也上了晋王的床,那她朝思暮想的荣华富贵可就不远啦。

    这一按捺,就是一年,期间不论她怎么挑逗勾引,晋王皆装懵懂,四两拨千斤就将她打发了。

    袖梅叹口气,“知道了便罢,这事是咱们昭景宫死也不能说出去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青青冷笑,“秘密?!怎么?这时候我就是你们同伙的吗?”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赵阳此时开口了,“我早料到你猜到我和嫣儿的事,哼,这事你要三缄其口还好,要走漏了半点风声,我惟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闻言,她恨恨的瞪着他,顾不得他是主而自己是仆。“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杨妤嫣,同样是宫女,为什么她就能独得你三千宠爱?”她不服哪!她这等样貌、身段,是注定当后当妃的命!

    青春已逝去大半,她没有时间再等待帝王有天会开了眼,摘下她这朵盛艳娇花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比得上嫣儿。”冷冷丢下这一句,赵阳搂着杨妤嫣就走,迈开几步,突然又回过头说:“你死心吧,我不会为你动心的,以后少穿得狐媚来骚扰我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小云儿的窃笑声,青青咬牙怒视他们离开的背影,她要他们好看,要他们后悔这么对她,这股心头很不消,她誓不甘休!

    “阳儿、阳儿、阳儿……”

    疯狂的律动中,杨妤嫣频频唤着赵阳的名,今晚的她一改平时的羞怯,热情得叫赵阳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嫣儿……”像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激情,赵阳的自制力即将崩溃,他的手无意识地抚掌着她的雪凝玉肌,汗湿的两人忘情地呼喊着彼此。

    终于,一阵绚烂白茫的飘浮靶过后,杨妤嫣趴在赵阳厚实的胸膛上直喘息,兰芷香气喷拂在他鼻间,他不能自己地吻住她的唇,想将她的气息全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阳儿……”杨妤嫣微微推开他,满脸红潮,“我好舍不得你、好舍不得!”

    明早,他就得整肃戎装持戈上战场了,这一别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面啊!她一定会想死他,念他成疾的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微微一笑,手指爱怜地拂开她颊边黏湿云鬓。“我很快就会回来的,等我凯旋征战回来,我想晋王府应该也建造完成了,到时我再迎你住进我们的新家,生他几个小娃娃……”越说,他的声音越模糊了。

    她吻了吻他的眼睑,“你睡吧,让我再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他咕哝着,“又不是不回来了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揽着她一翻身,“睡吧,陪我一起,嗯?”

    她缩进他温暖的怀里,听着他逐渐趋缓的心跳声,泪不知不觉湿了颊,心上满塞着不安,她总觉得,接下来没有他的日子像会发生什么事,青青这几日看着她的眼神好可怕,像看仇人似。可她的志下心,却与他说不得,怕出征在即的他为这种说不出所以然来的畏惧分心。

    他不会将她的事书之度外的,她知道。

    而她也是。他是她的天、她的所有啊,他一定要平安归来,一定要……老天,你一定要保佑阳儿没事。

    至于她,怎么样都无所谓了。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 7笔趣阁 m.15zww.com [记住我们:阿甘手机站:m.agxs.org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