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86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青春灵药 > 章节目录 第五章
[阿甘手机站:m.i90xs.com]m.fhxsw.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    “嫣儿!”

    晚膳前,赵阳一头汗地跑进昭景宫,正为他绣着衣物的杨妤嫣,恬适地抬起头来,看是他,嘴角眼儿都弯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满头汗呢?来,我帮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来到他面前,阳儿这几年身长抽得快,转眼间当年那老是跟前跟后的小身影,已长成眼前这俊秀少年,不知曾几何时,她要瞧他都得仰起头,她的视线只和他的胸膛齐高。

    他微微伏低身,让她为自己拭汗。

    “我和皇兄上东林猎獐子去,你知道我多厉害吗?别说箭无虚发,有回拉满弓,箭咻地飞出去,竟射中了两只兔,人家是一箭双雕,我这一手一箭双兔,瞧得皇兄大喜,直呼神乎其技,还说哪天要封我个大将军来做做呢!”

    他说得意气风发,杨妤嫣虽仍是淡然笑着,满心的骄傲却也忍不住透上脸来。

    “是,未来的大将军,瞧瞧你都这么大了,流了汗也不会拭拭,要是吹了风,着了凉怎么办?”她叨叨絮絮地念着,言语间尽是笼溺。

    赵阳有些撒娇地说:“人家就爱你帮我擦汗嘛,要不我怎么不叫小云儿她们帮我擦去?”

    杨妤嫣刮了他脸颊一下,“羞也不羞,都十六岁的壮儿郎了,还老是要人帮你擦汗。”

    他顺势搂住她,“我觉得长大真不好,你都不爱像小时候那样为我拭嘴、擦汗,也都不会抱我啦……”他低下头看着她,为两人日渐悬殊的体型失笑,“唔,我看现在是我抱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脸红地微微推开他,“啐,别这么不正经,连我的豆腐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嫣儿,你今儿个净身了没?”

    她点头,“今天天冷,我洗得早。”

    他又扯着衣襟,“我也想洗个澡,满身汗,臭死我啦!都是你,传染这个怪毛病傍我,一天没洗澡好像没吃饭似的,做什么都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备水去……”说着,她就要去吩咐那些个小太监。

    赵阳拉住她,“不用啦,我用你那浴桶的水就好,我等不及他们烧好热水,那时我就臭死了。”他苦着一张脸,手还在鼻前扇呀扇的。

    杨妤嫣觉得不妥,“不成、不成,你堂堂一个皇子,怎么可以让你用女子用过的污水净身呢?再说那水也温了,洗了不舒爽。”

    “我壮得跟牛似的,就算洗冷水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摇头,“你等等,热水很快就好。”待吩咐小太监去取水来后,她像想到什么的又说:“对了,你记得这几日上太后那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?她找我吗?”他漫不经心地问,就在堂上脱起外衣来,还好昭景宫一向没啥外人,否则此番情景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杨妤嫣也见怪不怪,反正这里是内堂,只有她和袖梅、小云儿她们会进来。“太后差人来,也没多说什么。你去憬恩宫时记得,见着六皇子按捺些,别跟他又起冲突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赵阳哼了一声,“他别尽做些蠢事来惹我,我才懒得理他!”

    “他是当今圣上同母兄弟,难免气焰嚣张些,总之他说什么你别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亲兄弟,皇兄和我的感情还比和他的好些,要不今天上东林陪皇兄打猎的人就是他了。”她抿起嘴瞅了他一眼,“我不管你跟谁感情比较好,总之你若是有个万一,我……我……”说着,她眼眶儿竟红了。

    想起阳儿小时候,除了五岁落池那一回,六岁那年也是因为六皇子他们而掉进一口古井里,幸好井浅水枯,井底长满青苔,他虽折了脚骨,其他倒无大碍。

    八岁时,他们又不知说了什么,让他一气之下竟朝他们大打出手、拳脚相向,揍得赵亨唇青脸肿、赵时哀哀惨叫,赵没挨打,却也吓得尿了一裤子!这事惊动了先帝,龙颜大怒,饶是再怎么疼爱这个十二皇子,手足不睦之事仍是让阳儿受了罚,抄写经书百本才许出御书房。

    十岁的赵阳学聪明了,他再也不和他们正面冲突,每每听见他们的冷嘲热讽,他都置若罔闻的避开,多花时间在用功读书、学武上,让先帝对他更是疼爱有加。他是这么说的,他没了娘,再不多念些圣贤书讨父皇欢心的话,那他就真成了没人要的孤儿啦!

    赵亨他们听他这么说很气,无奈自身就是不长进,书念不过人家,比拳头也拼不过,父皇说过了,谁再闹出兄弟阋墙的丑事,他宁愿不要那个儿子。可明的不成,他们暗的来不会?因此三不五时的就想法子要整赵阳。

    表面上,赵阳即使吃了亏都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,殊不知,他都在背地里整他们回来出口气,他这神童之名可不是大未必佳。他们就这样冤冤相报,你欺我一拳、我回敬你两脚的,梁子越结越大。像前些日子,先帝初薨,赵亨见圣上刚即位,竟起歹念要陷赵阳于不义,埋伏了一批人在昭景宫附近,假借赵阳之名邀圣上到昭景宫来,想以主使行刺将赵阳治罪。

    多赖小云儿机警,见一班陌生人在宫外鬼鬼祟祟,连忙告知总管太监,这才化去一场阴谋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赃俱获,但赵亨不久后即自己漏了口风,不过苦无实证,他们知道了再气,却也莫可奈何。

    杨妤嫣想着若他又和六皇子起了勃溪,他不知要如何害他了,心头又忧又气,泪珠儿就这么陡地滚出。

    赵阳见状心口一窒,没多想的伸出手,就这样掬住了她一颗泪。

    “嫣儿,你别哭……好、好,我答应你,我不和赵亨他们一般见识就是。”见她仍落泪不停,他鼻一酸,眼也蒙了。“你别哭呀,你一哭,害我都想哭了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抹抹泪,也拭去他的。“男人的眼泪是很珍贵的,和膝下有黄金的道理一样,别乱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我嫣儿伤心处嘛!”

    她嗔他一眼,忍不住破涕为笑,“尽会瞎说胡扯,我去看看热水备好没。”

    “嫣儿!”赵阳唤住她,“你答应我不哭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心底一震,微微一笑,没多说什么地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两日后,憬恩宫里,太后啜口茶,招呼着来请安的赵阳坐下,身旁是当今圣上的乳母秦国夫人。“唷,这就是十二皇子赵阳吗?啧啧,几年没瞧,越来越俊俏,要在寻常民间,这般人品不知迷煞多少姑娘喔!”秦国夫人一个劲地热络着。

    赵阳不自在地微退开身子,“不知太后找儿臣来要吩咐何事?”

    太后挥挥手,要秦国夫人退到一旁。“得了,我来跟他说吧!”她打量着赵阳,好一会后也点点头,“你越大,这眉目、嘴儿是越像君昭仪了,唉,她去了都十六年,时间真是不饶人哪。”

    想当初,得宠的君昭仪还引起她们嫔妃一阵惶恐呢!可就像她得宠一般突然,大伙还寻思不出要如何和她争宠,她便走得让人愕然;本来也怕这自小有神童美名的十二皇子会威胁到恒儿太子的地位,不过恒儿现在也登基做了皇帝,看来这十几年来的忧虑显然多余。

    “我今儿个传你来,是想为你主婚,想皇上在你这般年岁的时候,都已娶了郭皇后啦。你年幼丧母,早两年先皇龙体微恙也无心思及此事,如今你的婚姻大事我这太后不多留心些怎成?”

    太后笑得和蔼,可心里另有番算计。先帝已薨,他这个晋王再留在宫中未免有些不妥,趁着为他娶亲之际,另立王府让他出宫才是。

    赵阳闻言有些懵懂,娶亲?他压根还没想到那方面去呢,宫中生活单纯,不是读书就是练武,偶尔和皇上博弈、畋猎,或上朝熟习政事,他周围多属女眷,要不就是去势太监,男女之事他仍懵懂。

    “谢太后美意,儿臣……儿臣年纪还小……”他想着该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话未说完,秦国夫人出声打断,“不早了、不早了,太后都说皇上在你这年岁就娶亲,你快成家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好安心嘛!”她摇着扇,有些倚老卖老地说。

    太后斜睨了她一眼,暂不计较她竟敢和自己相提并论。她看向赵阳,又道:“我想这宰相之女也匹配得过你,挑个黄道吉日,就把婚事办了吧!”

    赵阳一拱手,连番推却,“前些日子皇上曾提过要任命儿臣为大将军出征沙场,辽人不断来犯,社稷未安,儿臣尚无心成家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,上战场打仗和成婚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举起手堵了秦国夫人未竟之语,秦国夫人讪讪然的咽下话。

    “皇上真这么说吗?”太后沉吟了会,“也罢,那哀家与皇上商议过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嫣儿,惨了、惨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阳一脸苦恼地踏进昭景宫来,未见人影,就听到他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厅上,坐着袖梅、小云儿,青青像闹着别扭,脸色臭得很;她们也不理她,径自喝茶闲嗑牙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什么事惨了?”小云儿笑问。

    赵阳左右张望,“嫣儿呢?”

    她努了努嘴,“这个时辰你觉得她会在哪?”

    他一愣,也是,都戌时了,嫣儿通常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沐浴净身。

    青青见是他,面上一缓连忙换上副笑脸,“晋王你回来啦,让青青伺候你可好?你要喝茶还是要先……”

    小云儿丢出一句嘲弄,“省省吧你,王爷向来是妤嫣伺候的你又不是不知道,献什么殷勤!”

    青青一赧,咬牙退下。的确,她不像她们这般得王爷欢心,想自己都三十好几了,她的后妃梦看来是成了幻影,谁叫她老是跟错了人,先是短命的君昭仪,后来是恃宠而骄没多久就失了君宠的罗美人,早知道她也多跟着巴结王爷些,至少不会晚景堪虑……

    只是,现在看来王爷重视的人里没有她,她想想也很不甘,自己付出多少青春在这昭景宫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!

    这厢没人注意她的失落,袖梅起身倒了杯茶给赵阳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什么事惨了?”

    赵阳叹了口气,“唉,太后说要帮我主婚。”

    小云儿一听挑眉一笑,“这是喜事呀!有什么不好,瞧你一副像天要塌下来似。”

    他瞅向她,“这哪是成亲这么简单,太后在打什么主意我会不知道吗?她是想借机让我出宫。我一出宫,你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袖梅和小云儿相视一眼,“什么怎么办?当然是继续过我们的日子。”几个春来无泪痕,她们早习惯宫里这般单调的日子。

    赵阳眸底一黯,“可我舍不得。”从小到大都是她们伴着他,她们犹如他的家人般……不,比他真正的家人还关心他,他希望大家能一辈子朝夕相处,晨昏问好。

    袖梅淡然笑着,“你是主我们是仆,这么说会折煞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云儿故意开朗地取笑,好化解这份惆怅。“唉,我说你就快快娶个王妃吧,把你丢给你娘子去操心,我们也清幽些,最好再生个胖小子,让你知道我们把你拉拔到大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谁知他一听脸竟红了,“生、生个胖……胖小子?”

    小云儿怪叫道: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饱读诗书的晋王爷不会不知道吧?还是……不知道该怎么生孩子?”

    一说,他脸更红了,他不是不知道,而是没试过。

    袖梅嗔怪地斥着她,“羞不羞哪,一个姑娘家,说这什么浑话!”

    赵阳清清喉咙,像是想掩饰这份尴尬地说:“咳,呃,我去找嫣儿。”说罢,随即低着头快步离去,隐约还听得小云儿不以为意的娇笑声。

    才刚走出内堂,在长廊上他看到几个小太监正凑着头不知在低语些什么,偶尔还传来几声窃笑。天色昏暗,他们并没看到他,一个劲地笑得暧昧。

    他眉一皱,有些好奇,走近到他们身边一喝,“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见是他脸色一骇,其中一个手忙脚乱的不知把什么东西往背后藏,但赵阳已发觉了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“什么东西不让我看?”

    小太监一听他的话,个个“咚”地跪下,嘴里不住喊着,“王爷饶命、王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他更好奇了,“拿来!”

    小太监们低着头互看一眼,不得已,那名手放在背后的小太监手发抖地将东西递出。

    赵阳接过手,“这是什么……把灯拿近,我瞧清楚些。”

    “看,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气,这……这竟是一幅连环春宫绣作!

    他顿时觉得全身血液直往脑门和……那儿冲,这绣作十分精细,不仅人物动作栩栩如生,连表情都十分讲究,瞧那一对对小人儿或坐或卧,脸上**邪狎之至,他看得面红耳赤,连忙心绪一整,沉声问:“这是东西哪来的?”

    这几个小太监年方十岁左右,就算没有净身干净,看这种东西也太早了些吧!

    小太监颤着声回答,“奴才在打、打扫庭院时,捡、捡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扫庭院时捡到的?”他眉一蹙,“我们昭景宫怎会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是在咱们宫里。”另一名小太监答道:“前些日子我们去帮忙打扫刘美人宫里捡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刘美人宫里……”他只知道这刘美人是皇兄还是韩王时的宠姬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结逐出府,直到皇兄登基后才又迎回官来。

    他冷睨了这些个太监一眼,将绣作丢还给他们。“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们在瞧这些东西!”

    寝房里,杨妤嫣头靠在浴桶边缘,满足地喟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己从小就这爱泡澡的癖好改不了。那一年家里凿一口井,没想到却挖出一池温泉,乡人啧啧称奇,便宜了刚出生的她。娘日日用温泉水为她净身,洗出了她这一身洁嫩白皙的冰肌玉肤。

    入宫后,想净身就没像在家那般方便了,不过倒也还好,使几个小钱,总会有些小太监愿意为自己烧水去;后来连阳儿都染上这毛病,杂役房的小太监已习惯每日要备几桶热水到这来。

    水有些凉了,也该起身着衣。她边站起来边想着,阳儿说今儿个会上太后那,算算时间该回来了,不知道太后找他去有什么事?

    这两天听说六皇子受封明王,迁府江南去了。她一听一则以喜、一则以忧,喜的是少了这个死对头,她不用再成天提心吊胆的担心阳儿会出事儿,但又怕……

    唉,她叹口气,新帝登基即位,册封些功臣名将理所当然,阳儿今年都十六了,要是皇上也封个功名给他,像六皇子那样到江南去怎么办?

    她总觉得,这几年是益发舍不得阳儿离开自己身边了,他充满男子气概的卓伟身形像烙在自个儿心版上,忙时想着他,闲时更是没一刻忘过。也不知怎么了,近来每当他凑近自己身边时,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,心口竟卜通卜通直跳,像个怀春少女。

    她还发现,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阳儿用稚软的童音喊着自己,似乎是很久远以前的事了,现在她怎么想都只是他低沉浑厚的声音,而当他唤着自己的名时,心里还隐隐的起了一阵说不出的骚动……

    “嫣儿!”

    赵阳喊着就进了门,心不在焉的她正要拿起亵衣,毫无防备地和他眼神对个正着,他一愣,眼直勾勾地瞧着全身无一物的她,从她纤细玉颈,到雪白前胸,然后下滑到……他猛地闭起眼,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杨妤嫣突地惊叫了声,捉起一旁的衣物手忙脚乱的直往身上遮。她脸烧得绯红,不知所措、惊疑不定地看着他。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脑海里蓦地浮现刚刚所看到的春宫图,一张脸也红得通透,再张开眼,眼底已泛上层红雾。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阳儿,你……你还不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愣愣地看着她,身子像定住了一般,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她困窘着,想穿衣,可一动身子一定又叫他瞧着啦;但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……眼一瞄,她看到身旁几步远处有个屏风,也许自己先躲一躲,待阳儿走了再出来。

    心里忖度着,谁知脚下一移,竟叫衣裙给绊着,她轻呼一声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——

    赵阳上前长臂一伸,揽住了她,她倚在他怀里,惊喘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好美……”他低喃着,手抚上她的颊。

    杨妤嫣脸更红了,阳儿温热的气息不断地吹拂在她脸上、耳际,她双脚虚软,压根使不上力,双手始终只记得牢牢地揪握住衣裳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放开我……”她的声音细若蚊鸣。

    他置若罔闻,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,他的拇指轻抚着她的唇,感受那丰润柔软,一股想尝尝它的念头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想着,他头渐渐俯低,吻上让他想望的嫣红。

    轰地!脑中乱纷纷的一片,两人再也无法思考,接下来只能任**主宰了。

    春色流泄一室,情思氤氲。

    过后,杨妤嫣枕在赵阳的胸膛上,脸上红潮未退,叫人见了生怜。

    赵阳半坐靠着,他看着她,忍不住心上起了阵骚动,他低下头,在她额上吻了一记,“嫣儿,你是我的嫣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这样对吗?”她迟疑地问,胸中涨满着什么,说不出来是喜悦还是害怕。

    “对不对都已经来不及了。”他又吻了吻她的发际。

    杨妤嫣转身正眼看着他,“你是王爷呵,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宫娥,更别说还大了你十来岁……”

    他吻住她,让她未竟的话语全数没入自己嘴里,“你别说这些,我不爱听。”

    她轻喘着气,还想说些什么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阳打断她的话,突然问: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她呆愕住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闪避着他燃着炯炯爱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喜欢你、好爱你哪,嫣儿……”他将脸摩掌着她的颊,像眯眼睡猫满足地咕哝了声,“我知道你想说我年纪小,哪识得这些情啊爱的,可是我懂,不是因为今天和你这样了才懂得,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许也会喜欢别的姑娘呢!”说这句话时,她不自觉的心口有些泛酸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“不会,我不会像爱你这样爱任何一个人了。其实我也是到刚刚才体会到,为什么我这么依赖你、这么离不开你,原来我很早很早就喜欢上你,以一个男人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很早很早就喜欢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知道我一天没见到你就觉得好难过,你若哭我也会想哭,我一直没细思为什么会这样,我对小云儿她们不会呀,我不晓得该如何解释这种对你一人特别的感觉;而现在,我知道了,这叫爱情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有些想哭,可她忍住,她答应过他不哭的。“你……真的确定吗?”

    他微笑地看着她,“我是神童,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她取笑地嗔了他一眼,“神童呢,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!”她放心了,阳儿说爱她就是了,他自小聪明,不会误了自己的心意的。

    赵阳霍地起身搂着她的腰,“喔,敢笑我!说,你爱不爱我?不说我呵你痒!”

    她被他搔得格格直笑,求饶着,“我说、我说。”

    他不闹她,双眼满怀期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举起手,摸着自己的耳珠子,“我……不爱!”

    他往她的手吻去,舌尖划过她的耳垂,引起她不自觉的一颤。“你说谎。”说着,手又在她腰上微一施力。

    杨妤嫣笑得喘极了,腰肢乱颤,不意,她脸一红,她的腿碰触到他苏醒的欲望。

    赵阳眸底一黯,声音有些瘠哑,“我会让你说爱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俯身,他将她欺在身下。

    而她,甘心领受,与他共赴云雨。

    门外,听闻声响的袖梅猛然一惊,这两人……不会吧?!

    她见该就寝了,去王爷房里却看不到人,想说来妤嫣房里看看,待伺候王爷睡下后,也好和她说些体己话。王爷说太后要为他主婚的事儿一直兜在她心上,她有些惆怅,小云儿那大剌剌性子不会多想,还是跟妤嫣说吧。

    谁知道,竟叫她撞见这种事。她有些不谅解,王爷年轻气盛不懂事,但妤嫣怎么跟着胡闹呢?怎么说她们都是皇帝的人呀,这样有失妇道的……

    房内烛光灭去,陷入一片黑暗。袖梅沉思着,没一会即叹口气离去。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 7笔趣阁 m.15zww.com [记住我们:阿甘手机站:m.agxs.org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