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86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青春灵药 > 章节目录 第三章
[阿甘手机站:m.i90xs.com]m.fhxsw.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    雪下了好几日了,天气冷得不可思议,大地仿佛都被冻结了般,不见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煦月楼里更是清寒,鲜见人影,许是晋王连着好些天不在,下人们都疏懒了。

    杨妤嫣探手出窗外,雪花碰上温热的掌心,转眼间就化了。

    阳儿他……穿得够暖吗?

    他一向不爱厚重的衣服,以前都是她再三叮咛,他为了怕自己担心,才勉强穿上,这是第一个他没她的冬天,他会照顾自己吗?

    “王妃,晚膳准备好了。”一道冷淡的声音说,是丫环喜鹊。

    杨妤嫣从游离的思绪中被唤回来,她叹了口气,摇摇头和善地道:“先搁着吧,我还不饿。”

    喜鹊眉头皱起,不悦的开口,“王妃,你这样我们当下人的很为难,现在不吃,饭菜就凉了,晚点还要再热,这种大冷天的,咱们都不用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再叹口气,杨妤嫣打断她的话,“好了好了,那就撤下吧,我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喜鹊一脸无所谓,耸耸肩,应了声“是”就要退下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她突地想起什么的唤住她,“喜鹊,我听说你娘生病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一脸防备,“还好,小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那日见你跟小凤在园子里,你哭得好伤心呢!说是容管事不许你回去探视。”她疑惑地偏着头看她。

    喜鹊尖锐地回应,“谢谢王妃的关心,这是奴婢的家务事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无奈地点点头。“我本来想要不要我跟容管事提提,好让你回家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喜鹊似乎有些犹豫,但随即一咬牙,重重地摇着头道:“不用了,我娘没事。”

    这些下人啊,可能真的很讨厌她,她的一番好心,人家全不领情。她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还有事要吩咐吗?奴婢还有别的事要忙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闻言挑眉,有些可笑的在心里暗嘲着,她这贴身丫环的工作不就是要伺候她这个王妃吗?看来她似乎一点都不把自己当主子瞧。

    她心知肚明,却不点破,她的个性一向不强求,谁要与她好,一切随缘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忙去吧!记得晋王回府时,来通知我一声。”她叮咛了句。

    喜鹊福了个身,这回连应声都懒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小凤姐、小凤姐,快!快点到大厅哪!王爷回来了!”喜鹊跑得气喘吁吁的,刚刚她经过大厅,发现王爷正在和容管事说话,她急忙地拔腿奔来和苑,通报容小凤。

    容小凤正照着铜镜顾盼自怜呢。“干什么这么慌慌张张,我早知道他回来啦!”回身一笑,她眉儿一勾地问:“瞧我,美不美呀?”

    喜鹊一愣,随即点了好几个头,奉承道:“美,美极了,比那个如同弃妇的王妃美上百倍。”

    其实王妃的容貌绝对胜过她千倍万倍,那股知书达礼、温柔娴静的气质就不知赢过她多少了。只不过,不得宠的王妃和当家管事之女比起来,显然是后者得多巴结。

    容小凤娇笑得夸张,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说着,再理理云鬓,就要踏出房门。

    “小凤姐……嗯……王妃有吩咐过,若王爷回来要去禀报……”喜鹊迟疑地开口,毕竟再怎么说王妃也是主子,这么阳奉阴违,她怕……

    容小凤闻言杏眼一瞪,“禀报什么!王爷想见她自然自已会去见。”看到喜鹊一脸不安,她软言道:“怕什么!有什么事有我爹担当。”

    喜鹊一听,知道若东窗事发有人可推托,这才松了口气。“那就好。唉,为什么我要去侍奉王妃呢?以前跟在你左右多好,哪像现在受一堆鸟气,没见过人这样,饭爱吃不吃的,弄得人家麻烦死了,而且身上也没多脏,三天两头的就要人帮她备洗澡水,大冷天的也不怕伤风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她抱怨连篇,容小凤咯咯直笑,“哎唷,她真有那般讨人厌?”

    喜鹊点头,“当然,她抢了你王妃的位置,当然讨厌。”她说得有些言不由衷,纯粹是想拍拍马屁,谁叫自己还得靠她在她爹面前美言几句,好让她可以回家看她娘!

    容小凤笑得益发得意了,“真不愧是我的好姐妹,喜鹊,有朝一日我若……嗯,你知道的,我不会忘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说着边步出房门,往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一早,多日未回府的赵阳终于现身了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府里可安好?”他接过一旁下人奉上的茶,啜了一口后问。

    容添恭敬地回话,“是,府里没啥大事,王妃十日前进府,住进煦月楼一切都……”好字尚未出口,一阵不悦的寒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将她安排进煦月楼的?”

    煦月楼是赵阳的居住之地,他向来不喜人打扰,仆佣婢女都少使唤,连惟一安排伺候他的容小凤也不常见到他——不过,这也是有原由的,因为他经年都住在宫中,根本鲜少回晋王府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王妃不是该跟王爷同居一处吗?容添冷汗频冒,听王爷这口气,知道自己已触怒了他。“王爷恕罪,奴才蠢钝,实在是因为王爷您没吩咐,奴才才自作主张……”

    赵阳不耐地打断他,“罢了,那女人在煦月楼我也没心情上那了,把她安排到荏风楼去。”说罢,就起身往外走,“有事上风怜轩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王爷走了!”容小凤不信地嚷叫,他回来还不到一刻钟哪!“爹,你怎么没多留他一会?”她懊恼地瞪着容添,又瞪了一旁的喜鹊一眼,都怪她,和她多说了那些废话,才害她没看到他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拦,刚刚王爷为了王妃的事,差点没发顿脾气呢!”逃过一劫的容添心有余悸地说。

    “哦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来评评理,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?夫妻本来就该同宿,这是天经地义,也不知王爷是哪根筋不对,居然怪我把王妃安署在煦月楼,现在还要王妃搬到荏风楼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容小凤一阵心喜。“爹,你还不明白吗?这表示王爷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女人!看来,王爷果真是迫于皇命才会娶那个女人的。”他一点都不在乎她……太好了,这样自己的计划实行起来会更方便。

    容添皱眉,“什么这个女人、那个女人的,她可是咱们晋王府的王妃。”他别有深意地补充了一句,“女儿,别再妄想些不可能的事,咱们的身份不配的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是爹太妄自菲薄,像现在宫里得宠的刘美人又是什么好出身,凭自己的好样貌,她就不信真掳获不了晋王的心。“我去跟她说要她搬到荏风楼。喜鹊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容添嘴一张本想阻止,再怎么说王妃也是主子,但想想这可是王爷的吩咐,自己再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违抗,于是他只好闭起嘴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,只盼那看起来好脾气的王妃,别为难了他们下人才好。

    一出大厅,容小凤得意地对喜鹊说:“跟了那种主子有什么用?你看,王爷避她如蛇蝎。”

    喜鹊赶忙附和,“我也是这么想,人家说新婚燕尔,若王爷是喜欢王妃的,怎么可能抛下她这么多天都没回府来。”

    “喜鹊,真是委屈你了,要你去伺候那个没前途的主子……”她故作同情地说,眼中闪着算计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,小凤姐你才委屈呢,长得这么漂亮王爷却视而不见……这样好了,我会找机会为你出口气。”她别有所求地讨好着。

    容小凤窃喜地暗笑,哼,她要那杨采儿知道,谁才是晋王府内真正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!”杨妤嫣望着镜中的自己,出神的喃喃自语,手抚上脸,这副青春的容貌啊!他不爱吗?他可知自己得靠它才得以回到他身边哪!可他一点都不珍惜,任光阴流逝而去。

    “噢,”突地,发根一阵抽痛,让她毫无防备地疼得眼泪几乎快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正为她梳着头的喜鹊毫无愧意地道着歉。

    将眼泪忍住,她不要在存心欺负她的人面前落泪,自己什么都没,就剩这身骨气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两日,她真的受够了,这喜鹊忒地没将她放在眼底,打从那日她和容小凤前来,告知她晋王要她搬到荏风楼来之后,这丫环的态度就益发地不尊重。

    自己都还没质问她为何晋王回来了,她却没来禀告她呢!一口气本来就要发作,却在看见她径自动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后,什么也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到,如果上天真要她只剩一个月的时间好活,那么她宁愿过得平静些,即使是表面上的也好。

    那时,容小凤的敌意更叫她难堪。

    “唷,我说王妃哪,你也别觉得委屈,那荏风楼可是王府里用来招待贵宾的,我会吩咐下去,保证伺候你伺候得宾至如归哪!”

    她冷冷地瞪着她,容小凤毕竟年纪小,刚及笄,再怎么伶利能干,眼底的妒意是藏也藏不住的。妒意?难道……她喜欢阳儿?杨妤嫣不动声色,淡然回应,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容小凤一愣,她怎么……怎么这么沉得住气?不甘心的,她口无遮拦地道:“不麻烦,反正全府的下人都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挑衅着,挑战她的地位,不信自己这么说她还不在意。

    杨妤嫣却不以为意,仍是一脸不在乎,“我知道,连我的贴身丫环都对你服服帖帖呢。”她瞟了喜鹊一眼,接着又开口,“看来我这晋王妃往后还得靠你多关照喽。”

    容小凤和喜鹊闻言脸一红,她们听得出她话里极浓的讽刺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容小凤简直快气坏了,她觉得自己真像笨蛋,像个在大人面前手足无措的小孩,哑口无言。可总不能再多说些逾越的话吧,她毕竟是王妃,真要和她正面冲突,自己也讨不到什么便宜。杨妤嫣有些暗恼,这么尖酸刻薄实在不符自己的个性。她语气一软,“收拾好了吗?带路吧!我在荏风楼用午膳即可。”

    一场尴尬才这么勉强化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,奴婢手钝,不如你自个梳吧!”喜鹊的声音将她从回想中唤回来,她大剌剌地把象牙梳丢在镜前,“我还有事要忙,洗脸水等会再来倒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闻言苦笑,“我的早膳呢?”

    喜鹊一脸大惊小敝,“怎么?您今天心情好终于想吃啦!”从王妃入府至今,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开口要东西吃,早膳通常都一动也没动过的退回厨房,她一天一顿饭有老老实实吃完就不错了。见到她这副没大没小的样子,杨妤嫣再好的脾气也要按捺不住,脸一沉,语调有些严厉,“你还小很多事我不会跟你计较,但我毕竟是你主子,凡事别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喜鹊一惊,嗫嚅道:“是……我马上去准备……”标准的恶人无胆。

    吱!她有多小,论年纪自己还大她一岁呢!喜鹊在心里嘀咕着,可这王妃年龄虽看起来不大,但说话应对方面,却不输给一个见过世面的壮年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头快帮我梳好,我想去园子走走。”

    喜鹊苦着一张脸,拿起梳子忙起来,这下她可不敢马虎了,原来王妃也是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别乱溜达了,昨儿个大伙找你找得人仰马翻的。”

    那真是个噩梦啊!谁知道王妃竟是个大路痴,王府虽大,但还没大到会迷路的地步吧?!想自己初进王府时,才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摸得熟门熟路了。

    据说,王妃昨天是想洗澡,可荏风楼里却找不到半个人,她知道下人们都住在和苑,便自个寻去,却不知怎地,跑到枢阳楼去,容管事正在那对账,一问之下,诚惶诚恐地直嚷着都怪他督导不力,就要找她喜鹊教训一番。

    结果王妃竟为她维护,说是她要自己去办事了,不关她喜鹊的事。

    她有些迷惘,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对王妃这般恶声恶气的,她都不生气,即使是刚刚那番厉词,也是不见愠色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陪你去?”她可不是出自关心喔,纯粹是怕她再捕出楼子,她的胆真的很小。

    杨妤嫣一笑,“不打紧的,我在附近逛逛,不会走远。”

    待喜鹊简单地帮她绾了个髻之后,她就步出楼外。

    大雪在两日前已经停了,积雪虽未溶,但石子步道上的雪倒是已被清扫到路旁。瑞雪兆丰年,明年定是个好年头。想想,时间也过得真快,再过十多天就要过年了,阳儿他……他那时不可能不出现吧?

    深深叹了口气,瞥见园子里的花草树木只剩枝权,她黯淡地想,花谢树枯,明年遇春总有再显生机的时候,而自己呢?表面上看来璀璨光华的生命,其实只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想着心事,想着和赵阳的往事,她压根没留意周遭的景色,等到觉得脚酸了,想找个亭子什么的歇息一下时,才发现自己又迷路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这是哪里啊?杨妤嫣懊恼地东张西望,根本找不到来时路。

    初入府的时候,容管事有简单跟自己介绍过晋王府,她大概还记得一些名字,什么大厅后是主屋煦月楼,再北边是书房枢阳楼,西侧是荏风楼及和苑,这些她都可以随意走动,至于东边……

    容管事语带保留的说,那儿是禁地,没王爷的允许谁都不准擅入,就连打扫那的仆佣,也都要等他吩咐才可以进去。

    唉,他讲再多有什么用,自己就是天生没方向感,东南西北、永远分不清,哪里的哪边是哪里,对她来说根本没意义。

    张望了好一会还是瞧不出什么门路来,无奈地,她只好随意挑了个方向走去,死马当活马医,搞不好可以像昨天一样,遇到个什么人带她回去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都是阳儿不好,那么孤僻干吗?整个晋王府里主子加奴才不过一二十人,冷清得紧,也难为了这些打理这座宅子的人了。

    杨妤嫣抬头望去,前面有栋楼阁,楼旁还有一池水,和自己住的荏风楼很像,难不成她运气那么好,真给她摸回来了?

    走近一看,她失望地发现根本不是荏风楼,这栋建筑更精细,瞧那琉璃瓦、彩甍雕梁,选材雕功无一不是上上之选。

    “烟雨楼……”她喃喃念着匾上题字,随即会意一笑。烟雨,妤嫣哪!记得那年皇上说要为阳儿指婚的时候,阳儿一急,说自己心上有人了,皇上问他是哪家千金,他摇头不肯说,勉强的只吐出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栋楼……会跟自己有关系吗?

    推了推门,门没上锁,她不请自入。

    “进门,杨妤嫣眼泪就开始扑簌簌地掉个不停,这……这里好像昭景宫哪……不!简直就是一样一样。

    那时,她被遣出宫时,临行匆忙,只来得及收拾一些细软,其余的别说拿了,根本连多看一眼都没时间。

    而再入宫,她难过的发现,大部分的摆设都被换下了,听新来的宫女说,皇上有意将昭景宫赐给新封的贵妃居住。

    她当时十分惆怅,和他所有的记忆啊,难道就只剩下内心的风景可回忆?

    现下,所有的景物都重现了,她颤巍巍地,手抚上椅上铺盖的锦帛软垫。上头有一摊污渍,是有回阳儿闹她,害她失手打翻了茶泼洒而出的;这茶渍怎么洗也洗不掉,换下后,她舍不得丢,收在箱筐里。

    厅里挂着一幅字,可完全分辨不出是他的字迹,想起这件往事,她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年阳儿三岁,初习字,好动的定不下性来,聪敏过人的他不想临字帖,看到御书房里这幅柳公权的字,说那字太坏,像她一样,他不喜欢,顽皮地将它描成如同颜真卿的字体般肥满;而先皇太宗忒地疼爱他,知悉了此事竟也不责骂,还直比他为神童,胜过白居易的未满周岁便能识知无!

    回忆如潮水般地袭来,有的如狂风巨浪,有的如浅卷浪花点点,一波接着一波

    二十年前昭景宫

    杨妤嫣忙进忙出地跑着,君昭仪要生啦!

    生孩子真可怖呢!她在慌乱中惟一只有这个念头,听着尹昭仪那痛苦的惨叫声,一声一声骇人得紧。

    尹昭仪从羊水破了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一夜,可这小皇子或小鲍主依然没有饶了母亲的意思,依旧固执地不肯出世。

    “热水来了、热水来了……”她喊着,可尹昭仪的痛叫声仍是盖住她的,她提着热水,这已经不知道是她提的第几桶水了,不知所措地呆立一旁。

    产婆发现到她,翻了翻白眼,“别愣在那边像根木头似的,水倒在木盆里,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她乖乖地应了声,发现床边倒了几个宫女,“她……她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产婆哼道:“没见过人生孩子,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她看看倒在地上的袖梅、小云儿,还有青青,迟疑着要不要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过来!”产婆催促,她无奈的只得靠近。

    天!原来生小孩是要这样,腿张得开开的,褥下都被污血沾红了,最最可怕的是,产婆她、她……整只手……我的天啊,她整只手都伸进尹昭仪那里……

    她闭起眼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尹昭仪像是再也受不了如此剧痛,尖喊一声后就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昏了也好,免得再受这种苦。”产婆喃喃自语,遇到难产不论是母亲或是小孩都得自求多福,她无力同时保住两个。

    “来,等一下帮我接住小孩,我要剪脐带。”

    杨妤嫣原本闭着的眼蓦地睁开,“嘎?我?我不行啦!我也快昏了……”天!都是血耶!

    “不许昏!连你都昏了我这时候怎么去找人来帮忙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去找人”

    “接着!”产婆手一下子伸出来,将一个血淋淋的肉球递向她,她直觉的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天!天,我快呼吸不过来了!一个皱成一团,软软的、红通通的小身躯,被自己用两手捧着,缓缓伸踢着四肢。

    突然,产婆又将他抓了回去,拍击他的小**两下,小娃儿“哇哇”地哭了起来,然后,她将他放回她手上,回身剪掉脐带,打了个结。她觉得自己已变成石块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听见小皇子洪亮的啼哭声,产婆笑呵呵的道:“好了,看来小皇子很健康。”可想到昏迷的君昭仪,她的脸色随即又沉下来,“只怕这孩子一出世就没了娘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极小声,可杨妤嫣听得清清楚楚。她猛然低头看着小皇子,心惜之意瞬间涌起,才刚出世就没了娘哪……

    顾不得小皇子小小身子上满是血迹,她脸靠向他,爱怜地轻轻磨蹭着;小皇子哭声渐小,终至平静,后来甚至咧嘴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瞧着心一震,也对他傻傻地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奇了奇了,我接生了二十多年,从没见过一个婴孩一出生就懂得笑的,看来这小皇子将来必定不凡。”产婆瞥见这一景,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小皇子满月,宋太宗取名为赵阳,怜他甫出生就丧母,便以自己即帝位前的封号,赐封晋王。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 7笔趣阁 m.15zww.com [记住我们:阿甘手机站:m.agxs.org]